ga-post 2 [HTML9]

2019-04-17

重新理解自由:技術是阻力還是助力?

行為嚮導技術是改變行為的利器。擔心利器傷人或傷己無可厚非,但經過前幾期的連串討論,我們已經看到,放棄行為嚮導技術實為不智之舉。對於許多難以確定道德準則與公眾目標的社會問題來說,行為嚮導技術不只必要,而且應該採用「物律」的形式——透過技術的物質特性(materiality)來規範人們行為。問題在於,這是否表示行為嚮導技術乃是「必要之惡」,畢竟人類自由難以保全?

重新理解自由:技術是阻力還是助力? 周刊编集 科技與哲學專欄 16 期

2019-03-12

柔軟但危險:量身訂做的行為嚮導技術

從 2018 年中開始,我們開啟了針對「行為嚮導技術」的一系列討論,從行為嚮導技術的種類劃分效果差異如何應用,到勸服科技的倫理準則兩難困境,再到助推與自由理念的扞格以及背後的自由家長主義。顯然,「柔軟」(採取膜內路徑)的行為嚮導技術通常比較吸引設計師,因為對於他們的使用者來說,這樣的技術似乎比較不傷害行動與選擇的自由。然而,我們已經看到,那些看似能夠保障自由的設計守則,其實正在弱化行為嚮導技術的改善社會能力。

柔軟但危險:量身訂做行為嚮導技術 週刊編集 第 15 期

2019-02-04

助推大魔王:自由家長主義

助推是一種行為嚮導技術,幫助人們做出更正確的決定與行為。雖然立意良善,但助推經常引發論者擔心。即便將助推限定為「對使用者手段的柔性干擾」,但仍有論者對此抱持懷疑,認為政府不應該介入人們的行動。換句話說,他們非常質疑助推背後的政治理念——自由家長主義(Libertarian Paternalism)

助推大魔王:自由家長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