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post 2 [HTML9]

2019-07-11

自駕車能解決道德困境嗎?或許不能,但你更不能

自動駕駛汽車(autonomous car)能夠取代人類駕駛嗎?這個問題,不是在問技術上能否辦到,而是在問是否應該讓 AI(人工智慧)全權掌控汽車、做出道德決定——前方有三個老人、兩個孩子、一個孕婦,非得選一組時,自駕車應該撞誰?這個典型的「電車難題」(註),是目前自駕車各種倫理討論的核心,甚至有不少論者認為,如果自駕車無法處理這種道德困境,那麼自駕車就不應該發展或上路。這種討論方向不能說錯,但其實幫助不大、甚至略嫌誤導。

自駕車能解決道德困境嗎?週刊編集 19 期專欄

2019-06-18

很能動的植物賽柏格

麻省理工學院的媒體實驗室(MIT Media Lab)最近做了一個有趣的賽柏格(cyborg),名字叫做 Elowan。說到賽柏格,我們一般想到的是人類—機器複合體,想遠一點的話,可能是動物—機器複合體,但 Elowan 很不一樣,它是植物—機器複合體。這種合體到底能幹嘛?有什麼哲學意義嗎?

很能動的植物賽柏格 Elowan 《週刊編集》專欄

2019-05-15

最終章:技術設計與人類自主的三層意義

技術形塑人類的知覺行動。沒有圍繞身邊的各種技術——無論它們多麼簡單——我們的生活與社會不可能是現在這個樣子。如果技術是人類存在的條件之一,那麼追求不受技術影響的自由,無異於緣木求魚。傳統觀點裡的消極自由(freedom from)或積極自由(freedom to)實際上並不存在,我們所擁有的只是、也只能是「伴隨…的自由」(freedom with)。這種理解對於技術設計來說,有三層意義。

技術設計與人類自主的三層意義,《週刊編集》系列專欄最終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