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post 2 [HTML9]

2018-11-23

為什麼 Skinner 回來了?從鴿子制約到手機成癮的行為心理學

B. F. Skinner(史金納)雖然被譽為20世紀最有影響力的心理學家之一,但除了心理學教科書及一些學術論文外,Skinner 的名字在過去 20 年間很少出現在大眾媒體上。

直到這一兩年,Skinner 開始頻頻現身。在中文世界裡,Skinner 的兩本經典著作《桃源二村》(Walden Two)以及《超越自由與尊嚴》(Beyond Freedom and Dignity)的簡中譯本重新出版,年初〔獨立評論〕也出現一篇介紹 Skinner 生平與理論的文章,以及一篇有關 Skinner 式社區 Twin Oaks 的討論。英語世界的相關文章更多,而且深度長文不在少數,快速 google 一下就能略知一二。

顯然,Skinner 回來了。但,我們要問,為什麼 Skinner 能在沈寂將近 20 年後,再次獲得眾人目光?他的回歸是以什麼樣貌出現?他在此時回歸的意義又是什麼?

B. F. Skinner is back 為什麼 Skinner 回來了?

2018-11-15

倫理或效力?勸服科技的兩難

勸服科技(persuasive technology)的設計目的在於幫助使用者改變行為,尤其是壞習慣,例如久坐不動——我的運動手環每隔四十五分鐘就會振動提醒我起來走動。雖然勸服科技立意良善,但很容易引起「誤用」或「濫用」的疑慮。勸服科技會不會引導使用者去做錯的事情?使用者做決定的自主權是否被限縮或剝奪?依賴勸服科技的「好」行為是真(心)的嗎?為了避免這些疑慮,哲學家和社會學家發展了一系列倫理守則作為勸服科技的設計要點。

倫理或效力?勸服科技的兩難

2018-10-11

保護自由:勸服科技的倫理守則

許多哲學家(和社會學家)擔心技術逐漸取代甚至凌駕人性,變成人類的牢籠。一般科技尚且如此,更何況是刻意設計來影響人們日常生活的行為嚮導技術。雖然行為嚮導技術意在幫助人們過得更健康、更經濟、更環保,但其背後的預設——人類常常缺乏做出正確行為的能力因此需要被控管——與當代民主社會的想像格格不入甚至針鋒相對,因此很容易被認定需要謹慎以待、小心以對,相關設計規範也逐一被提出。

勸服科技的倫理守則 Ethics for Persuasive Technolo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