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post 文章 [HTML9]

2018-04-17

科技、權力、民主化:臉書上的技術物政治性對話錄

技術物(artifacts)有其政治效果。高度偏低的橋阻擋了下方巴士通行,因此排除黑人與窮人前往海灘休閒的機會。蕃茄採收機能夠大量且快速收成,間接導致蕃茄小農的生計銳減。核電因為技術複雜且原料高度軍事敏感,往往需要集權政體配合才能運作。這是洞察技術與社會關係的重要概念:技術物有政治性

重探技術物的政治性

2018-04-03

技術物有政治嗎?

先前談到,透過影響人類的道德感知與行為,技術物有很強的道德影響力。這期再多走一步,追問:技術物有「政治」——另一個屬人的領域——嗎?這個問題,1980 年代就有人問過,比「技術物有道德嗎?」早得多。提問人是政治哲學家 Langdon Winner,他認為政治學研究長期忽略技術物是個錯誤,因為技術物在人類政治中扮演的角色比想像中更為吃重。

長島低架橋的政治性

2018-03-31

看屬性還是看關係?機器人(或動物)的道德地位問題

隨著機器人的發展越來越快速,能否或是否賦予機器人道德地位(moral status)——我們可以虐待和殺害它/牠嗎?——已成倫理學和技術哲學的經常爭論之一。近五年,伴隨著針對屬性論的反省與批判,關係論有逐漸成為主流觀點的趨勢,但我對此頗有保留。即便不贊同屬性論,但我也不完全同意關係論。在這篇文章中,我想先簡單羅列關係論對屬性論的批評,接著說明關係論的觀點,然後檢視關係論是否能成功避開它對屬性論的種種批評,最後再提出我對使用與看待關係論的建議。

我們應該賦予機器人道德地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