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27

幸福人生全因政府助推?評《Why Nudge?》(為什麼助推)及其翻譯

沒有留言
2009 年,Cass Sunstein 與 Richard Thaler 共同撰寫與出版 Nudge推力助推)一書,強調由於人類認知系統慣於犯錯,因此政府有責任也應該採取某些制度或物質設計,「引導」民眾做出某些選擇與行為,並將其背後理念稱為「自由家長主義」(libertarian paternalism)。此書出版後遭到學界與社會的普遍批評,認為鼓吹 nudge 無異侵犯美國最重要的立國精神與價值——自由。尤其 Sunstein 身為法學家又在 Obama 政府擔任幕僚,因此被封為「全美最危險的男人」(the most dangerous man in America)。本文討論的這本 Why Nudge? The Politics of Libertarian Paternalism(有簡體中譯本,詳後)可以算是 Sunstein 對歷年批評一個比較完整的回應。

Why Nudge? cover - English version
Why Nudge? 英文版封面

還不知道什麼是 Nudge 嗎?請進!

與自由主義針鋒相對的 Nudge


Why Nudge? 裡,Sunstein 將論敵設定為(傳統)自由主義的根基——彌爾(John Stuart Mill)的「傷害原則」(the harm principle)。對於國家是否能夠介入「管理」人民,彌爾的主張一直是最常被提到的反對論據。彌爾認為,只有我們自己知道什麼對我們本身最好,在考量各種因素後我們就能做出理性的決策,因此任何外界——包括國家——對於我們的干預既不可取也不應該。准許國家介入的唯一理由,即是我們的選擇或行為可能傷害他人或社會。換句話說,只要不對他人造成傷害,我們可以自由地做任何事(參見這篇不錯的介紹)。假如我們讚同彌爾的觀點,那麼 nudge 及其背後的家長主義顯然就是不可接受的糟糕理論。

Sunstein 當然不會同意彌爾的看法(Sunstein 稱之為「認識論上的辯護」,詳後)。他的最大理由,其實就是在 Nudge 中提倡政府有時必須像家長的理由:科學研究已經證實,人的思考系統不但會而且經常犯錯。系統 1 快速、直覺,在演化的過程中有助於我們生存,但在當代生活裡很多時候會帶來不適宜的結果,例如偏愛糖份;系統 2 則相對深思熟慮,但通常比較耗時耗力,而且很少在我們決定時佔上風,例如精算數學(詳見《快思慢想》)。換句話說,如果人們多數時候都是憑藉系統 1 做出決定,那麼彌爾的論據可能必須打折:我們以為知道自己要什麼,但其實我們不知道,或者說,我們的決定或選擇鮮少是真正理性的。就像傳統經濟學認為自由市場是最好的經濟型態,因為每個人都會理性地做出最好的選擇,然而實際上並非如此,因為人們經常做錯決定,導致 Sunstein 所謂的「行為的市場失靈」(behavioral market failures)。在這樣的情況下,Sunstein 認為政府必須適時出面補救,也就是說,很多時候家長主義是必要的

Why Nudge 與思考決策系統有關
人的大腦要做很多決定,常常是系統 1,偶爾是系統 2

家長主義的作法:軟的或是硬的?


那麼,如何施行家長主義才適當?Sunstein 把干預做出分類,就對象來說有「手段 VS 目的」兩種,就方法來說有「軟 VS 硬」兩種,所以有 2 x 2 總共四種類型(請見下表)。例如,幾乎所有人——包含政府官員——都希望能夠減少油費和油耗(對於目的沒有異議),但不一定知道怎麼挑選省油車種,那麼政府可以有兩種作法:一是要求車商在車體貼上油耗標籤,讓消費者可以清楚看到省油程度然後做出選擇(表格左上);二是乾脆強制規定只能製造和販售符合特定油耗標準的車輛(表格左下)。有時候,政府的目的可能和我們的不盡相同,例如執政黨希望所有人都是某黨黨員,那麼政府可能立法規定所有人出生即為當然黨員,但假如補充條款是人民成年之後可以選擇退出,那麼這算是軟性家長管理(表格右上);相反地,如果政府規定「一時黨員、一生黨員」,這顯然就是硬性的了(表格右下)。

家長管理:軟與硬,手段與目的
為了方便理解,本表格翻譯並略為修改自 Why Nudge? 一書的第 71 頁

透過此表,Sunstein 一再強調,他所推崇與建議的 nudge 全然屬於軟性管理的範圍之內,而且最好的狀態是只干預手段、不干預目的(然而有時候目的與手段不易區分)。Sunstein 如此強調「軟性」的原因無他,就是因為軟性永遠為當事者的選擇權留下一席之地——雖然面積可能不大。Sunstein 鼓吹政府運用 nudge 來幫助人們達成那些人人都會同意的目的,也就是「福利」(welfare)——長壽、健康、財富…等。例如,基於大家都希望身體健康,政府可以透過限定瓶裝可樂的尺寸來推動人們喝較少的可樂。相較於直接禁止商家販售任何可樂,這種方式顯然替我們留下了放縱——如果我們只在乎短期快樂而無視長期健康的話——的機會,不至於過分傷害我們選擇的權利。藉由這樣的區分與限定,Sunstein 試圖爭論:嚴格來說 nudge 並沒有違背或傷害彌爾的那種自由主義觀點。

Paternalism should certainly respect heterogeneity. A central advantage of soft paternalism and nudges is that they do exactly that, because they allow people to go their own way. (p.114)

我以為我很自由和自主,但其實從來沒有


不過,仍有許多人對此十分憂心,認為人們應當在毫無外力干擾的情況下做出選擇。對此 Sunstein 反駁,選擇不可能在真空中進行,「選擇架構」(choice architecture)必定存在。例如,販售可樂一定需要容器盛裝特定容量,不管何種尺寸都會影響我們的選擇,或者,菜單上的菜色必定需要某種排列方式,不管哪一種排在比較前頭,我們都會不知不覺受到影響。也就是說,選擇架構無所不在,因此問題不在於能否取消選擇架構,而在於安排什麼樣的選擇架構。尤其是那些需要長期或複雜估算才能做出決定的事項,特別適合政府採用設定選擇架構的方式來助推。例如,設定新進員工自動繳納勞退基金(固定從其薪水中扣除費用),但如果員工不願意可以選擇退出。如此作法可以避免員工遲遲不做決定,或者因為考慮過久而耽誤自身利益。這種 nudge 被 Sunstein 稱為「預設規則」(default rule)。看到 default 這個字眼,相信許多人立刻明白:是的,就是那些大量存在我們電腦和手機裡的設定。重要的是,這些預設不是為了控制我們,而是讓我們更快速、更方便上手這些電子產品(進而讓生活更便利)。

default setting in a mobile phone
手機裡面有許多「預設」,但使用者可以選擇更動,這也是一種 nudge

Sunstein 亦藉此回應許多論者以人類「自主」(autonomy)為由的反駁。他將這類反駁分為兩種:(thin)版本與(thick)版本。弱版本認為,之所以要保障人們自主的權利,是因為自主最能促進與保障個人福利。Sunstein 說,對於弱自主論而言,他所提倡的自由家長主義並無嚴重不妥,因為它最終考慮與推動的仍是個人福利,更何況如果採取 nudge 作為政策工具,那麼自主選擇的權利實際上並未消失。強自主論對於 Sunstein 來說比較棘手,因為它強調人類只能是目的、不能是手段,也就是說,不論在任何情況下,自主都是不能被侵犯的權利——一點點都不行。Sunstein 的反擊是,強自主論就像是沒有討論空間的教條,很可能是大腦系統 1 的產物:我們從小被教導自主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說三次),以至於這個概念根深蒂固刻劃於腦海,任何對於自主的異論或異行都會引發直覺式的反抗與反彈——在我看來,這就像是膝跳反應。

真的不要 Nudge?讓我們實際一點吧!


綜觀全書立場,Sunstein 顯然認為,強力抗拒家長式管理的態度,對於人們實際生活的幫助其實很小,如果我們在乎的是人們生活得更幸福、更快樂,那麼最好就實際狀況——case by case——進行「成本—效益分析」(cost-benefit analysis),才能確認家長式管理的程度與方式。政府裡頭的研究小組(由多人組成),正是政府大腦中的系統 2,藉由長期與廣泛地收集和分析資訊來做出判斷,因此比較不容易出錯——這正是個人無法辦到的。Sunstein 與許多「自由/主派」的根本分歧就在於此:對於後者來說,家長式管理(與 nudge)是一個哲學問題,但對於 Sunstein 而言,這是不折不扣的實證問題。這也是為何他把彌爾(傳統)的自由主義反駁稱為「認識論上的辯護」(epistemic argument),因為那常常只是智性上的理由。

Sunstein 甚至爭論,那些堅持人們必須全然自由選擇的說法,經常忽略兩個重要事實:(1)我們的時間和精力有限,不可能每件事都要自行選擇——若真如此,我們可能買了新電腦一個月後還不能上網看臉書(到底輸入電源脈衝頻率要多少啦?);(2)人們有權利選擇「不選擇」,也就是說,如果做出選擇對於個人來說是重擔,那人們經常傾向不做選擇,而這種「選擇『不選擇』」也是一種選擇的權利,但自由/主派經常忽略。況且,當我們要求人們去做選擇與決定時,我們在做的其實就是 nudge 。Sunstein 的另一本新書 Choosing not to Choose 就在深入討論這種情況(沒錯,Sunstein 超級多產…)。

Choosing not to Choose cover
Sunstein 的新書封面 

在結論的前一章,Sunstein 試圖回答一些常見但不嚴重的質疑。例如,許多人認為 nudge 是一種「暗中操控」所以很危險,Sunstein 反駁說,幾乎所有 nudge 都是清楚明白的「擺在那裡」——不論制度安排或物質設計,沒有一個有辦法被隱藏起來、不被看見。他一再重申,由於 nudge 是「輕」的,所以通常成本低廉,也能隨時取消或撤回(可逆性),並不如想像中那麼危險。也有人抗議說,搞不好政府官員想要做壞事,那麼 nudge 豈不成為助紂為虐的危險工具?Sunstein 認為,這種對於「非法動機」的質疑相當合理,但這種質疑和 nudge 本身並無關係,用淺白一點的話說:不能因為鐵鎚可能被壞人拿來敲昏路上行人,就禁止整個社會製造和販售鐵鎚吧?重點在於健全民主制度,而不是反對 nudge 本身。

翻譯很難,但可以更好


本文結束之前,我想簡單談談簡體中文版翻譯問題。整體而言,此書翻譯算是通暢(但也可能是因為我先讀了英文版),不過有些名詞翻譯略顯奇怪、甚至嚴重錯誤。以下各舉一例。Default rule 被譯為「失則處理規則」,雖未偏離本意,但顯得冗長,不知為何不採用生活常見的「預設」或「默認」。另外,書中出現「心理狀態的崛起」(簡中頁 XVII)一詞,究竟所指為何?實際上它的原文是「the rise of the psychological state」,指得是有越來越多國家採用行為心理學或經濟學作為政策制定參考,因此應該譯為「心理學化國家的崛起」!例如,在 Nudge 的另一位作者 Thaler 入主政府單位之後,英國就被學者指認為典型的心理學化國家,有興趣的朋友請見 Changing Behaviours: On the Rise of the Psychological State 這本著作。這個譯本還有一個嚴重缺失,就是未把原書註腳參考書目放入,這不啻是對於原書的不尊重,對於想要進一步探究的讀者也造成諸多不便。

Why Nudge? 的簡體中文版封面

結語


為了維護當年主張的 nudge 以及背後的自由家長主義,Sunstein 在 Why Nudge? 中可以說鉅細靡遺地回應了大大小小的問題和質疑。大概因為想要回答的題目太多,使得本書的行文和結構有些凌亂。不過,對於強調 case by case 的 nudge 來說,無法以大原則或大架構「以一貫之」或許並不意外。雖然 Sunstein 對於「強自主論」的回應有點牽強(他也自承沒有直接證據可說自主概念鑲嵌在我們的系統 1 中),但整體而言瑕不掩瑜,對於相信現實可行性比理論完整性更重要的讀者來說,Sunstein 提出了相當強而有力的回應,也為政府採行 nudge 找到更多的空間和論據。

參考書目:
  • Jones, R., Pykett, J., & Whitehead, M. (2013). Changing Behaviours: On the Rise of the Psychological State. Cheltenham, Gloucestershire: Edward Elgar Pub.
  • Sunstein, C. R. (2014). Why Nudge?: The Politics of Libertarian Paternalism.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 Sunstein, C. R. (2015). Choosing Not to Choose: Understanding the Value of Choice.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 Thaler, R. H. & Sunstein, C. R. (2009). Nudge: Improving Decisions About Health, Wealth, and Happiness. New York: Penguin Books.
  • Sunstein, C. R. 著,馬冬梅譯(2015),《為什麼助推》。北京:中信出版社。

○ 本文獲【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網】轉載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